2022定位“外貿鞏固提升年” 長期向好基本面沒變

  • 商洛在線
  • 2022-01-26 08:52:52
  • 來源:北京商報

2021年,外貿成為我國經濟運行中的一大亮點。1月25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去年全年我國貨物進出口39.1萬億元,增長21.4%,其中出口增長21.2%,進口增長21.5%。我國貨物貿易總額已連續五年全球第一,吸收外資保持全球第二,對外投資穩居世界前列。在外貿增長高基數下,今年我國外貿形勢面臨著嚴峻的壓力。從當前形勢出發,商務部確定2022年為“外貿鞏固提升年”,將著重提高中國外貿的綜合競爭力。

外貿規模、份額接連上臺階

商務部綜合司司長郭婷婷介紹,去年我國進出口規模接連邁上5萬億、6萬億美元兩大臺階,前三季度出口和進口國際市場份額分別為15%和12.1%,均創歷史新高。從貿易伙伴來看,去年我國對東盟、歐盟、美國進出口分別增長19.7%、19.1%和20.2%。

外需拉動是外貿增長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去年全球經濟整體呈現復蘇態勢,世貿組織預計,2021年全球貨物貿易量增長10.8%。各國控制疫情、恢復生產、促進消費,增加了對中國產品的直接和間接需求,我國的中間品、資本品、消費品出口分別增長27.9%、13.7%和13.1%。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指出,疫情沖擊逐步表現為周期和反復,供給體系的穩定成為國際貿易的重要考量,疫情防控與疫苗接種是重要保障方式。2021年下半年,delta、Omicron等病毒的先后擴散對海外供給形成沖擊,我國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訂單轉移的利好,支撐出口表現,受此影響我國對美、對歐順差處于較高水。

除了外需拉動,商務部對外貿易司司長李興乾分析稱,外貿的高速增長還與我國供給能力強大有關。中國產業體系完備,配套完善,產業鏈供應鏈韌較強,能夠快速適應國際市場需求變化,第一時間增加供給。同時,中國與周邊國家形成了高效合作的地區產業鏈,進一步提升了供給優勢。

業態創新方面,我國也在加快步伐。去年跨境電商進出口規模達到了1.98萬億元人民,增長15%,市場采購貿易方式出口增長32.1%,外貿綜合服務企業超1500家,海外倉數量超2000個,建成的保稅維修項目130多個。

展望未來,李超表示,海外供需缺口仍是解釋出口核心邏輯,后續仍需關注疫情擾動、各國抗疫政策、全球大宗價格、貿易摩擦變化等因素,預計出口階段仍有韌,未來或邊際回落。

長期向好基本面沒變

對于2022年外貿形勢,李興乾表示,總的來看,在去年6.05萬億美元規模、30%高速增長的基數之上,今年外貿形勢十分嚴峻,穩增長的困難和壓力前所未有。不過,他強調,中國外貿產業基礎雄厚,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有信心實現外貿開門穩,保持全年外貿運行在合理區間。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今年外貿形勢總體上有信心,但預計不會像去年那樣大規模地增長。他認為,去年外貿增長有很多臨時因素,比如國際產業鏈供應鏈受到沖擊,訂單轉到中國,但如果未來相關國家疫情得到緩解,這個因素就會消失。今年,歐美通貨膨脹、人民升值、運費高企、人工成本高、原材料價格上漲等都將給外貿發展帶來壓力。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王靜文也認為,2022年出口較難保持過往兩年的亮眼表現。“發達經濟體財政刺激消退,貨政策轉向,經濟增速將會放緩,尤其是耐用品消費在經歷了過去兩年的快速增長之后,繼續增長空間有限。此外,出口企業正面臨原材料價格上升和人民升值的雙重沖擊。”王靜文說。

聯合國最新發布的報告認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勞動力短缺、供應鏈中斷、通脹壓力上升等因素影響,全球經濟復蘇面臨壓力。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由2021年的5.5%放緩至今年的4%。世貿組織預計全球貨物貿易增速將由2021年的10.8%放緩至4.7%。

從供給角度來看,李興乾指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面臨兩大不穩定因素。一是國際供應鏈加速重構,發達經濟體片面追求產業回歸,正在分化市場,降低全球資源配置效率。二是全球供應鏈紊亂和瓶頸效應短期內難以徹底緩解。像原材料價格過高、運力結構失衡、芯片等重要零部件短缺,這些問題一直持續存在。“我們的外貿企業,特別是中小微外貿企業綜合成本明顯上升,經營風險和壓力處于高位。所以,這些企業表現出來的問題就是‘有單不敢接’‘增收不增利’。”李興乾說。

跨周期調節穩外貿

在錯綜復雜的壓力下,如何做好今年穩外貿工作?李興乾表示,商務部確定了2022年為“外貿鞏固提升年”,著重提高中國外貿的綜合競爭力。

具體而言,2022年,我國將實施跨周期調節穩外貿行動。充分釋放政策效應,進一步提升出口信用保險作用,切實抓好外貿領域信貸投放,增強企業應對匯率風險能力。進一步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切實為企業紓困解難。

此外,實施外貿供應鏈暢通行動,培育好國家加工貿易產業園、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范區、外貿轉型升級基地等各類臺和載體,持續推進物流暢通、結算暢通。在外貿創新提質方面,也將發揮好跨境電商、海外倉等新業態、新模式帶動作用,建設好全球貿易數字化領航區,促進綠色貿易健康發展。

“‘外貿鞏固提升年’這個說法實際上是強調攻守兼備,一方面要‘鞏固’,就是應對挑戰和壓力,因為去年的外貿成績來之不易,應該看到各種復雜局面給我國外貿帶來的壓力,穩外貿的基礎并不牢固,特別是外部環境錯綜復雜,隨時可能造成各種各樣的沖擊。另一方面要‘提升’,轉型升級,優化貿易結構,夯實外貿發展的產業基礎。”白明說。

據了解,2021年,我國保持政策連續、穩定、可持續,推出了一系列減稅降費、融資信保支持政策。研究出臺了《“十四五”外貿高質量發展規劃》《關于加快發展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意見》。日前,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做好跨周期調節進一步穩外貿的意見》,從挖掘進出口潛力、保障外貿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穩市場主體保訂單三方面提出了15條政策措施。

白明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些工作既是我們向前突圍拓展前進的空間,又是補短板。比如,產業鏈供應鏈就面臨很多沖擊,如果不補產業鏈供應鏈,我們的外貿發展就時刻處于嚴峻的風險狀態,鞏固以后我國在國際分工中的地位提升就有了底氣,有了自信”。(記者楊月涵呂銀玲)

標簽: 定位 外貿鞏固提升年 長期向好 基本面

?

推薦More

在线高清无码